一张面孔的提醒:历史未必重演,却会惊人相似!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邹琪

2018-11-23 17:21:16

表情安详,眼神温和,让人触动。


这张照片名叫“战争中的人类”,是法国一家历史纪念馆用三万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无名死者照片合成而来。


1.jpg


有男有女,不分国籍,通过影像变形技术和特别算法,这三万个人变成了一个人——他代表着一战中牺牲的两千万人。


一战士兵的鲜血深深地渗入了当今世界的版图。欧洲列强对非洲、中亚、亚太地区殖民地的瓜分与角逐,以及战后巴黎和会战胜国的领土分赃,基本塑造了今天的世界版图。


20世纪初,欧洲列强利益冲突,矛盾激化。德国拉拢奥匈帝国和意大利组成三国同盟,法国、俄国和英国组成三国协约。两大阵营剑拔弩张。


1914年,奥匈帝国王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遇刺,拉开第一次世界大战序幕。数周之内,欧洲各国纷纷卷入战争。


 

此后四年内,大约有6500万人走上战场,其中1000万人阵亡,2000万人受伤。坦克、毒气、重机枪等前所未闻的恐怖战争手段,还造成了800万平民死亡。


1918年11月11号,德国投降,双方在巴黎郊外签署停战协议。


渡尽劫波兄弟在 相逢一笑泯恩仇


一战时,法国人引以为豪,德国人垂头丧气的地方;二战时德国人引以为豪, 法国人垂头丧气的地方。


这就是贡比涅森林。


e943e031993e210c5e47f28ddb8a29b7.jpg


这张照片摄于1918年11月11日的法国北部贡比涅森林。


照片背景是一节火车车厢,那是法国元帅、协约国最高司令官斐迪南·福熙的作战指挥车,所以后来人们叫它“福熙元帅”车厢。


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协议就在这节车厢上签订,这张照片是停战协议签字后的合影。


22年后。历史反转。


1940年6月16日,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决定向德国投降。在安排停战协议时,希特勒坚持要在“福熙元帅”车厢上签字,以洗刷德国一战战败的屈辱。


法国政府只能把贡比涅森林的停战纪念馆的墙壁打通,把“福熙元帅”车厢拖了出来,摆放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协议签字时的位置。


二战期间,法降停战协议签字前,希特勒(右2)与纳粹高级军官在福熙元帅车厢旁交谈 (摄于1940年6月22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德停战协议在福熙元帅车厢签字 (摄于1940年6月22日)


2018年,这节车厢再次见证了法德领导人的互动。


11月11号,在一战百年纪念仪式上,史上最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与老成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互相搀扶,携手走进车厢。

 

06353fb801bfc6614546192c350b4eb1.jpg


对于这个细节,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张耀认为,二战时希特勒坚持在这节车厢上签字,说明德国和法国的"百年世仇"未能解开。而现在法德两国领导人坐在这个车厢上一起谈论历史,冰释前嫌,显示了“渡尽劫波兄弟在”的意义,以及欧洲要把争斗化解为合作的信心。


欧洲自顾不暇 美欧矛盾再起


尽管马克龙在纪念仪式上表示:“永远不要向分裂的倾向退让!法德之间永远不要再发生战争!”但眼下,欧洲却面临诸多难题,大家各有各的麻烦。


马克龙在国内推行改革,触动既得利益,民意支持率下滑。


默克尔因难民政策等因素在地方选举连吃败仗,不再寻求连任执政党主席。


特雷莎·梅苦于“脱欧”协议冲刺期,党内外压力不小。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国际关系室主任赵晨表示,现在的德国已经不再像冷战结束之前,为了统一愿意做出让步。如今德国作为欧盟经济领头羊,还需不需要欧洲?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至于法国,赵晨觉得很可惜——尽管马克龙偏好欧洲一体化,推崇自由主义,但受法国经济所累,他难挑大旗。更让人担忧的是,如果明年议会大选,民粹主义再抬头,恐怕机遇之窗就将关上。


047827717c9ccd6cd70385f9a09d99f2.jpg


一战结束后,欧洲不再是国际体系中心,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国际地位迅速上升。自一战到二战、再到冷战,美欧关系几经变迁,双方最终结成同盟,成为西方世界的核心。


但奉行“美国优先”的美国现政府,一系列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做法,让其欧洲盟友心寒,也迫使欧洲寻求更多战略自主。


今年10月20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1987年由美苏两国签订的《中导条约》,让欧洲沦为美俄对抗的前沿阵地。


特朗普还在社交媒体连发数条推文,对马克龙提出的建立“欧洲军”表示不满。


39e66031e869b858eb87faff2e1cc38d.jpg


面对美欧关系变局,欧洲谋求更大的“战略自主”,军事上发展独立的防务力量,经济上摆脱美元霸权,外交上寻找新的伙伴,从而在对美关系中获得更大回旋空间。这将对美欧关系产生何种影响?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张耀认为,90年代欧盟一体化的时候,欧洲就曾想发展独立的防务力量,当时美国不同意,欧洲也就不了了之。现在,欧洲再提此事,美国依然坚决反对。而事实上,一再触动美欧关系底线的,正是美国的一意孤行。


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叶江表示,欧洲现在最担心的,就是美国把过去通过双边或多边产生的一系列机制全部打碎。美国屡屡“退群”,倡导“美国优先”,这样的做法让欧洲很不安。马克龙此次举办首届巴黎和平论坛,也是为了告诉世界:欧洲这盏明灯还在,美国的明灯开始黯淡。


ae53629c553a5fc8720ccb3e8018dc0e.jpg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环球交叉点》节目


本期节目播出时间:


11月25日 周日 8点30分


东方卫视《环球交叉点》


本期嘉宾:


叶江 上海欧洲学会副会长


赵晨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所国际关系室主任


张耀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波克棋牌